小高同学来德国培训,还好有个周末,终于可以见个面。想想零四零五年的时候,大家一起在萨尔呆了一年。一晃五年过去了,回忆还完好地存放在脑子里。我是在这儿呆得太久了,这次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来,对萨尔却生出一种依恋,好像命中注定的一段缘分。

星期天的早上八点,我站在旅馆狭小的门口等小高。天淅沥地飘着雨,空气不冷,却因过于湿润而显得有些浑浊。突然有人在身后叫了我一声,我忙转过身去。小高说,来拥抱一下,不要这么拘谨嘛!我哈哈笑起来,说我还没回过神来呢,你把我吓了一跳!

我们拖着箱子去Denis家坐坐,时候太早,道路上不见人影。我们小心地拖着行李箱,不停地讲话。小高真是没有变,还是一个上海小姑娘样,整整齐齐,小小心心。晃神想起她以前在学生宿舍颓废冬眠,止不住笑了。

在Denis家吃了他自己烤的可颂,喝了点热茶,然后我们走路去我家,也好经过市中心,让小高故地重游。总归会有感慨的,每当物是人非的时候。人生好像就是在积累情感,然后在某个情境释放。小高拿着相机到处拍照,就像我们刚来德国时,当时心里揣着一些陌生和新鲜感,现在呢?我本来计划好请小高去Alex咖啡喝点什么,可是时间来不及了。

回到Denis家,我们休息一小会儿后便开始做饭,我学《美女私房菜》里的沈星做印尼炒饭,当然讲话没她那夸张着撒娇的腔调。十二点钟时Suhee和Hagen也来了。Suhee做了南瓜海鲜煲,色香味俱佳!我们边吃边聊天,嬉笑于席间。Denis做了美味的甜点,又冰又热,口感很奇妙。

吃好饭,Suhee和我又陪小高去市里逛了会儿,可惜没有帮高妈妈找到合适的包。

在火车站等车,三点钟,看着一节节车厢缓缓地驶进来。我们站起身,短暂的相聚后,又要道别了。帮小高把行李搬进车厢后,我站在外面冲她挥手。

和Suhee一起走出车站,我小吐一口气。小高来了,又离开了。好朋友难得见这么一面,因为太多快乐,以至于产生一种不真实感,让人恍然。唉,只希望以后能多见面,保持联系,维系友谊。

在Denis的指导下,我要烤人生的第一只蛋糕。

首先将167克黄油和167克糖用搅拌手柄搅拌。黄油应该是比较柔软,但还没有融化的状态。在搅拌的过程中逐量加入三个鸡蛋。然后加入167克面粉和12克发酵粉,继续搅拌。注意加入面粉的时候要不断少量加入,倒入面粉后最好将它与黄油和一下,免得启动搅拌器时扑得一身。在面粉全部加入后再搅拌三分钟就好了。

现在把一半搅拌好的黄色面糊倒进蛋糕模子里,这里最好用勺子一撮一撮地点缀进去,不能均匀。

放两勺可可粉在余下的面糊里,搅拌,同时加少量牛奶,以至于不会太干。将搅拌好的黑色面糊也点缀近模子里,轻轻晃动模子以使表面平整,但不要搅拌,这样烤出来的蛋糕才会黄黑相间。

把去了核的樱桃均匀地铺上去。

然后开始做脆皮。放100克黄油和100克糖在大碗里,用手揉捏,同时加入150克面粉,不断揉捏直到和匀呈颗粒状。把它均匀地铺在樱桃上面,前期工作就完成了!

现在将它放进烤箱,180度烤50分钟。如果你的微波炉有烤箱功能,可以设置为180度加300瓦特,烤30分钟,香喷喷的蛋糕就出炉啦!

配上一杯拿铁,品尝自己烤的蛋糕,止不住地笑呐!

工作,做饭,吃晚餐,喝酒,看碟。

生活就是这些琐碎的事,却也有各种乐趣在。

原以为今天会有太阳,却是云淡风轻的阴天。我们踩着地上铺满的黄叶散步,起风的时候,还有树叶萧萧洒洒地飘下来。还不到下午三点,天空已显倦怠,被淡墨色的云块压着,只有天边一溜青灰的光。

因为绚烂而且短暂,还有之后紧接着的惨淡季节,秋天总是让人生出眷恋来。
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